周末看海

2016-7-4 陈子文 生活点滴

周六,晚上的风特别大,几个人决定去海边露宿。


同事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外面,当时看了一下时间,接近十二点了,于是叫他们自己先过去,一会儿我搞完了再去海边和他们回合。


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我从东莞回来,然后收拾了一番准备出发的时候小胡call了我一下,问我走了没有,要一起过去。我说行吧,没赶到早班车赶到末班车了,没办法我又去接小胡,但是女人这种生物真是让人无语,到楼下硬是等了30分钟才下来,所以我觉得要是等女人的话最少要提前30分钟打电话通知,30分钟之后再赶到现场,这样会比较合适。


出发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凌晨两点钟了,之前前一批人打电话报告说已经到海边了,让我们快点。我心里边挺着急,一路油门没怎么松过,小胡在副驾睡的很香,我是一路都想打瞌睡,有时候一两秒钟眼睛就差不多比闭上了,我又扇了自己两巴掌,就这样风驰电掣般的赶往南澳,不过80多公里的路还是用了一个多小时,中间还因为没注意导航走错了路。


晚上的海风很大,六个人扎了个帐篷,仨女的睡帐篷,我们仨大男人就在沙滩上斗地主画王八,结果也就几把几个人脸上基本就没地方画了。我实在困的不行就倒在沙滩上睡了一会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海边的远处连接着天际,浪潮一阵阵汹涌地拍打着沙滩,人群站成一排,就这样傻不拉唧地望着前方。当然,还能听到各种各样的拍照声音,三女的这时候已经醒了,也各自拿着手机摆着poss不停地换着姿势拍照。


等待向来不可操之过急,古人也说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此时的天空灰蒙蒙的,周围弥漫着凉丝丝的雾气,一阵阵凉爽的海风迎面扑来,撩起多少美女们的长发,侧着脸望过去,一排青丝在风中飘荡着,时快时慢,此情此景,也着实令人心猿意马。也就一会儿时间,太阳冒出了海平线,红红的像个蒙着面纱的含羞少女,最后终于露出了笑脸。此刻霞光万道,把海的尽头染的通红,沙滩上的人们不停地相互交谈者,夹杂着少女们含羞的尖叫声,在清晨的太阳下给这一片大地披上了华丽的红装。


早上9点左右,浪潮终于犹如筋疲力竭的野马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只有时而从远方拍打过来的无力海潮,到了海滩边已经掀不起什么浪潮了。一群人争先恐后地朝着海滩中狂奔而去,每当浪潮拍过来的时候人群又被冲了回来。我从小就是个旱鸭子,在浅水区扑打了几下就回到沙滩上休息,看着人们不停的在水中嬉戏着,突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十点半,大家本来晚上就没怎么睡觉,都累了,于是决定回去。六个人穿着泳衣连排队洗个澡的耐心都已经没了,衣服也没换,提着就走。一路上我都在想交通法有没有规定不穿衣服穿个裤衩开车会罚款。


无尽的困意从脑海深处像开闸的洪水般涌出来,旁边的人早就睡着了,但是我睡不了,于是一路扇着耳光要死不活地回到了宿舍,结果一觉睡了20个小时,不写了。


标签: 生活点滴 生活故事 少华追忆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中央已批(免备案) → 书写生活点滴,翻阅真实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