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人旧事旧时光

2015-10-3 陈子文 韶华追忆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当享受了十一假期狂欢之后的落寞时,坐在电脑桌前凝神写着这篇日记。思绪仿佛被拉到了遥远的时空,脑袋里如同放老式电影一样闪过一幕幕零零散散支离破碎的片段,香烟成圈地向上飘絮着,手指不自觉的跟着内心深处的思绪敲打着键盘。


依然还是喜欢独自述写属于自己的心情,音乐的旋律淹没了键盘敲打出来发出的声音。30°的天气,在这座城市持续着,这是人在他乡的第十个月,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一幕幕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在脑海中回荡,好久没有静下心来写过日记了,可能是我变懒了,又许是太多太多的事情与乱七八糟的想法占据了大半个脑海,剩下的那点儿精力也被现实磨灭殆尽了,总之理由倒是挺多挺充分,排着队也是数不过来的。


前几天放假,老朋友过来玩了两天,我这个人并不是一个会多么享受生活的人。用他的话就是,去哪儿玩?不知道....当S先生来到我这里之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还很清楚的记得,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一个人居然能呆这么久?我回笑了一两句,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也不需要过多的解释。这样的环境在我的内心深处的的确确存在着些许的抗拒,更何况平时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一个,也可能是一个人过的久了,那些躁动不安的情绪也能渐渐的被压下去了,此情此景我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幕画面。


九月的天气,谈不上热,在一处大山深处的村子中,暂且称之为荒村吧,整个荒村一片寂静,仿佛沉睡中的狮子,天上的太阳谈不上多么的热,不过却也能让人无法安分下来。好在偶有微风拂过,吹动着树枝沙沙作响,倒也能够吹走一些杂乱的心绪,一颗大树下,一个人坐在树下的阴影下,周围没有一个人。有的只是夏天知了的叫声,以及不知名的鸟儿发出的旋律,树下的人双眼空洞的望着远方,仿佛眼神的尽头有着令他无比眷念的人或者物,他的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有的只是两只如同深井一般的眸子,眸子的深处透露出些许的伤感,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般。远处传来了一阵阵铃儿般的笑声,生生悦耳,树下的人仿佛被什么东西打扰了一样,终于回过神来把眼神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不多时,那边便出现了几道身影,那是几个孩童,为首的孩子王正拿着一支树枝在空气中挥舞着,后面的孩子们则是迎着前面那孩子的叫声吆喝着。叫声渐渐地清晰起来,一阵阵传入了那人的耳中,然而他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好像面部的肌肉都不受他控制一般,他的眼神跟着孩子们的身影。为首的孩子路过他的身边时顿了顿,后面的孩童仿佛都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一样顿时安静了下来,而后为首的孩童又是招着手大声的唱着不知名的山歌一路跑去,声音渐行渐远,那人终于收回了目光,又开始如同雕像一样凝望着远方.....


我和S先生聊了很久很久,大到未来职业规划,娶妻生子;小到路边的一粒不起眼的灰尘也能说出一堆幺蛾子。我说着我的心情变化,从读书开始,从走出一道道校门,走出一家家公司,又进入一座座陌生的城市,虽然时间也就那么三五年,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南柯一梦一般。他笑我以前连跟女生说句话都会红脸,路上文个路也是不敢;我说他多年了还是没有一点变化,还是喜欢玩游戏,还是喜欢往网吧跑。


我和S先生说了我的女朋友,我向他请教了关于感情上的事,我又想到了以前,原谅我就是是这样一个怀旧的人。我说以前总是我指点他的感情,虽然那时的我感情方面还是一片空白,但是我还是会长篇大论的说上一大堆,说的还那么的冠冕堂皇,头头是道,洋洋洒洒的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仿佛那时的我已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僧,那么的风轻云淡。只是现在本末倒置,换成了S先生做那个老僧了,他就像个没事人一样诉说着他以前的感情经历经历,言传身教地跟我说了很多很多,此时此刻,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换位思考没有用,而是要换位经历。


S先生如同一个哲学家一样,说了一句令我刮目相看的话,他目不斜视,盯着我的后方,仿佛后面有什么人一样。一句句经典语句从他口中倾吐而出:我们总是把包容和宽容给了陌生人,把最糟糕的一面与最差了脾气给了最亲近的人,然而对陌生人的宽容与耐心仅仅是让他们觉得你这个人很有礼貌而已。一瞬间我仿佛提壶灌顶,此情此景多么熟悉,就好像某个场景我在安慰别人一样。


有时候真想好好放肆一把,把内心的所有情绪都发泄出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一觉不醒.......


标签: 生活点滴 韶华追忆 生活故事 少华追忆


评论:

灰太狼
2015-11-30 23:43
表示没看懂。
陈子文
2015-11-30 23:44
@灰太狼:世人皆醉我独醒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中央已批(免备案) → 书写生活点滴,翻阅真实回忆